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9 05-23

肖鋼、李若谷建言“一帶一路”:構建投融資新體系 學會在質疑中講好故事

      “一带一路”建設近年來所取得的成果有目共睹,但推進過程中遇到的挑戰亦不容忽視。日前,在CF40孫冶方悅讀會上,CF40資深研究員、原中國證監會主席肖鋼結合新著《制度型開放:構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新体系》一书详细阐述了“一带一路”发展中的机遇与挑战,并提出建议。

      如何構建“一带一路”投融资新体系?

      “‘一带一路’建設5年以來取得了顯著成效,資金融通穩步推進,中國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肖钢从四方面对“一带一路”投融資特點進行總結:第一,政策性金融先導驅動,政策性金融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設當中,在資金方面充當着主力軍的作用;第二,央企和國企引領作用很明顯,這也是中國特色,中國提出“一带一路”倡議以後,政策性金融機構在資金上給予引領,國企央企率先,同時一大批民營企業也投入“一带一路”項目當中;第三,合作區聚集效應開始發揮,到目前爲止,我們對園區的投資大概將近500億美元左右,75個園區,園區聚集效應很好;第四,投融資的合作開始啓動,要跟外國的機構和國際的金融組織來共同合作。

      肖鋼進一步指出,當前形勢下,“一带一路”投融资最突出的问题是资金缺口很大。“未来要搞‘一带一路’建設,光靠中國的資金那是遠遠不夠的,也不符合共建共享。我們未來方向應該建立一個資金來源多元、利益風險共擔的這麼一個機制。”肖钢说。

      討論會上,CF40常務理事、中國進出口銀行原董事長李若谷對肖鋼的觀點表示認同,其以自身實踐爲例強調,以貸款爲形式的投融資體制恐怕難以維繼,必須建立起相應的投資體制,即讓其它國家的人能到這些地方去投資。

      “有沒有辦法,起碼在一個相當時期內,比方說十年之內給進行投資的企業有一些優惠的政策,這需要國家考慮:一方面需要發展經濟和基礎設施,一方面國內政策又阻礙它的發展,怎麼辦?這是一個很難的問題。此外,國際合作應該如何開展,雙方之間的標準、理念、做法完全不一致,怎麼融合?”李若谷直言。

      針對上述問題,肖鋼提出要“创新融合、求同存异、分类施策、因地制宜”。具體來看,可從以下幾方面做出努力:調整國內的信貸規則;優化“一带一路”投資保護和糾紛解決機制;加強投融資風險的評估和預警;探索建立“一带一路”国家债务违约救助机制;加强“一带一路”反腐敗和反商業賄賂工作;提高信息透明度以及推動人民幣國際化。

      直面質疑 講好故事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在推進“一带一路”發展的過程中,也遭遇到不少國家的質疑。基於此,李若谷認爲,應該思考怎麼去講好這個故事,讓大家逐步認同。

      “2006年我在OECD貿易小組會上發言,當時不少發達國家批評中國,說給這些國家貸款叫‘搭便车’。到底是不是‘搭便车’?我的发言主题是‘发展可持续,债务才可持续’。如果借款沒用在刀刃上,沒用在促進發展的項目上,那肯定都浪費掉了,項目自然也是不可持續的。把是否借款作爲問題的標準,這是本末倒置。”李若谷说。

      據李若谷回憶,當時會上有日本參會者質疑中國向蘇丹貸款是幫助獨裁政府,沒有支持民主。對此,李若谷回覆對方稱,“我們幫蘇丹建立起非洲最大的煉油廠,年煉油量500萬噸,從此之後,蘇丹所有的加油站不再排隊,但是他們買的車都是日本產的;我們幫蘇丹建了兩個發電站,每一個20萬千瓦,總發電量佔原來的80%,現在家家可以用上電視機,但是他們買的電視機都是日本的,看的電視節目都是CNN、BBC等的電視節目。到底是誰支持了民主?沒有我們給它建電廠,他上哪兒去看CNN的電視節目,怎麼會去買日本的電視機?”

      李若谷強調,最後也要想清楚怎麼在自己發展的同時,處理好和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的關係,不能你發展了,別人發展不下去了,那別人肯定對你提出質疑。基於此,“一带一路”的建設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經濟觀察報2019-5-23


全球辦事機構: 集團總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廣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寧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寧 濟南 重慶 蘇州 長沙 太原 武漢 貴陽 烏魯木齊 鄭州 石家莊 合肥 海南 青島 南昌 香港 巴黎 馬德里 硅谷 斯德哥爾摩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