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9 03-7

推動“一帶一路”經貿合作區建設走深走實

        “一带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我國已與沿線國家共建了70多個經貿合作區。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建立,促進了包括我國在內的多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成爲拉動全球對外投資增長的重要引擎和國際產能合作的重要載體。合作區的建立不僅使我國優勢產業在海外形成集聚效應,也增加了東道國的就業率,提高了稅收,實現了“双赢”。

        但我們也應看到,在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建設過程中,仍存在一些挑戰。

        一是一些合作區企業的投資回報期普遍較長。由於“一带一路”沿線不少國家基礎設施配套條件還不夠完善:如缺水、缺電,影響企業的生產經營;公路、鐵路的運輸條件無法滿足物流需要;缺乏處理企業污水排放的環保配套措施等,使得境外經貿合作區企業前期投入較多,短期內贏利較難。

        二是合作區融資渠道有限。目前,境外經貿合作區主要的融資渠道是銀行貸款,但中國的銀行在“一带一路”沿線分支機構較少,雖然國家對合作區企業給予了一定的補貼和政策支持,但仍難以滿足合作區的境外資金需求,急需加大融資和政策支持力度,創新融資方式。

        三是合作區企業的協同發展有待增強。由於合作區企業的來源地和性質多元化,在信息的共享以及與當地資源、商業條件的匹配上存在重複規劃現象,不利於產業集聚效應的產生,進而影響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四是合作區營商環境需進一步改善。目前,我國政府已經同境外經貿合作區的很多國家、地區簽訂了雙方合作框架協議,但由於部分國家和地區政策穩定性較差,使得一些合作區企業的優惠政策難以落實。

        五是企業海外經營管理人才不足。“一带一路”沿線國家大多是欠發達地區,對人才的吸引力普遍不強,加之配套政策不理想,不利於引入相關經營管理人才。此外,合作區企業的黨建工作較國內面臨着不少新情況、新問題和新變化,需進一步創新企業的黨建工作模式。

        當前,需要抓住機遇,迎接挑戰,不斷推動境外經貿合作區企業建設進一步走深走實。

        第一,要創新融資方式。在深入研究“一带一路”沿線國家國別動態,客觀評價其綜合發展環境的基礎上,有區別、有重點地進行融資。比如,在條件成熟的國家和地區增設銀行分支機構,提高對外放貸的權限和境外處理能力;採取無形資產貸款、託管公司託管、互助擔保聯盟、實物所有權轉移、風險投資等辦法獲得融資;有序推動跨境電子商務、人民幣跨境結算等。通過不同的金融保障方式,爲境外經貿合作區企業提供高質量的項目資金支持,以縮短投資回報期。

        第二,要推動國家間經貿合作協議的落地。圍繞“一带一路”建設的重點方向、重點國家、重點領域,立足處理好重大項目建設中存在的問題,尤其要加大支持公用設施建設和社會民生項目的比重,提高當地社會團體及民衆對共建“一带一路”的获得感和认同感,努力实现“民心相通”。

        第三,要加大社團組織與有關國家的合作力度。目前,我國成立了與“一带一路”境外經貿合作區有關的社團組織數十個,通過它們與境外合作區東道國政府、社團組織間,進行溝通、協商,廣泛參與雙邊、多邊貿易規則的制定,促進相關政策規則及標準體系的相互兼容,促進雙邊經濟合作深入開展。

        第四,要建立企業間交流共享機制。在“一带一路”沿線不同國家的不同經貿合作區企業間,可考慮以某一個或某幾個行業龍頭企業爲主,建立起一個企業間信息共享、利益共享的常態化交流機制,實現智力、信息等資源的綜合效益最大化,以提升企業的綜合服務能力,提高企業的國際競爭力。

        第五,要重視企業經營管理人才的培養。一方面,要通過提高薪酬待遇等方式,在全球範圍內加大企業急需的經營管理人才的引進力度。另一方面,可以與國內相關專業的院校合作。

        第六,加強黨對合作區企業的領導。例如把黨的組織建立在工會上,在與東道國政府及企業打交道時既便於開展工作,又能夠加強黨對合作區企業的領導。經濟日報2019-3-7


全球辦事機構: 集團總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廣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寧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寧 濟南 重慶 蘇州 長沙 太原 武漢 貴陽 烏魯木齊 鄭州 石家莊 合肥 海南 青島 南昌 香港 巴黎 馬德里 硅谷 斯德哥爾摩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