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17 08-16

一帶一路法律峰会 | 赵白鸽:“一带一路”与全球治理和全球经济一体化

中國社科院藍迪智庫項目專家委員會主席趙白鴿博士在峯會上致辭

尊敬的各位同道,尊敬的外國朋友們,尊敬的新聞媒體界的朋友們,

      我非常榮幸來參加今天的“一带一路”法律服务国际合作(成都)峰会。

      本次峯會召開有三個特別的背景,一是“一带一路”倡議已經得到全世界的響應;二是國際多邊合作與雙邊合作都在順利地進行;三是中國的企業正在大踏步地走向世界。因此,本次峯會把“一带一路”和法律服務這樣一個重大問題提出來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今天主要講三個部分的內容。第一部分講新型全球化和國際平臺體系的建立,實際上這是在回答一個問題——我们为什么要开展“一带一路”建设;第二部分讲“一带一路”與企業需求;第三部分講藍迪國際的實踐,特別是藍迪平臺的成員國浩律師事務所在其中所做的工作。

      全球化與國際平臺體系的建立

      首先,爲什麼要開展“一带一路”?我们现在用的表述是“一带一路”倡議,這不是一箇中國項目,而是一個新型全球化的載體。什麼是全球化?我們按時間順序來回顧一下全球化的歷史。第一次是以羅馬城爲中心,通向四面八方的道路體系,它連接了歐洲、中東和北非地區。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就是那個時候的口號;第二次是英國開創的“海上丝绸之路”,以海洋與貿易爲基礎,由商船、戰艦和港口構築起全球貿易和殖民網絡;第三次是“二战”以后,美国以“自由、民主”爲旗幟,在技術、文化、標準和價值觀等方面向全球輸出影響力。

      歷史上的三次全球化,是從硬件到軟件、從單一因素發展爲綜合因素而出現的。這三次全球化促進了整個世界的經濟發展,但同時也帶來了很多問題。如果我們把“一带一路”作爲第四次全球化,或者叫新型全球化,那麼它是以和平與發展爲旗幟的。

      而新型的全球化表現出不同於以往的三個時代特徵:第一是信息全球化,世界扁平化。在每一個時間、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可以平等的獲取信息;第二是科技的普惠化。科學技術的整體發展推進了社會發展的平衡性;第三是人的現代化和人在整個全球化過程中地位的提升。如果說過去可能存在某些強權國家來分配整個發展成果的話,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可能了。這也是新型全球化特別重要的一個特徵。

      但在世界發展的趨勢與挑戰中,尚存在一些問題,包括衝突、秩序和發展的不平衡。而在混亂、失序和衝突的過程中,新的信息的獲取和快速傳播方式的誕生,使世界各國之間的相互依存和聯繫日益密切,其程度可以說是史無前例。

      中國作爲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在如今全球所面臨的政治、經濟大變革的格局中,果斷地引領着全球資本全方位地走向和平經濟發展的道路,這將成爲歷史上劃時代的創舉。在新型全球化的過程中,我們將高舉和平發展的旗幟,讓每一個國家和每一個人都擁有平等發展的機會。

      因此,和平發展應該作爲“一带一路”的旗帜或者说价值取向。我们现在提出了“三共原则”,即共商、共建和共享。共商實際指的是共識,這個共識就是我們要在公平、平等的機會下擁有平等發展的機會。共建既不是指誰給誰的施捨,也不是誰給誰的命令,而是指大家共同的事業應由大家共同來完成。共享是指獲得的成果必須要使每一個國家、每一個人都得到平等發展的機會。所以“三共原则”应该作为“一带一路”的基本原则。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一带一路”對全球化的意義在哪裏?這裏面主要有兩點。第一點是“一带一路”推動了全球治理的新途徑,包括推動全球治理結構與全球深化要求相匹配、改進完善治理結構,促進新興國家主動積極作爲、推動全球治理結構調整;第二點是“一带一路”創造了全球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包括促進沿線國家基礎設施更新、尋求持續增長等。在這兩點中我們的律師團隊能夠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大家都非常熟悉“一带一路”中的“五通”,我認爲其中三個方面是比較容易做到的,包括設施聯通、貿易暢通和資金融通 。其它兩條則非常不容易做到。一個是政策溝通,真正要實行新型全球化下的政策溝通,就要打破很多舊的規則。現在全球貿易的規則,甚至包括聯合國在“二战”後確立的一些治理結構和方式,都需要我們去創新和改善。還有一個難點是民心相通,所謂民心相通不是指大家聊天談友誼,更重要的是對其他文化的理解以及心與心的溝通交流。民心相通和政策溝通是實現“五通”的重中之重。但政策一定要由智者進行設計,其中也包括律師的參與。

      “一带一路”在國內確定的重點領域有八個方面,包括促進貿易穩定增長和結構升級、拓展與沿線國家雙向投資、着力抓好產業園區建設、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提高區域經濟一體化水平、積極推進海上合作、深化金融領域合作、密切人文交流合作。

      在這八個領域裏最重要但目前比較難實現的有兩個,一個是提高區域經濟一體化水平,還有一個是密切人文交流合作,這兩個領域的實現都有相當大的難度。這八個重點領域目前已經全部進入到了我國的“十三五”规划中。今天来的外国朋友很多,不仅有“一带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的代表,也有很多發達國家的代表。如何把發達國家的資源發掘並且整合到平臺中,把發達國家的經驗吸納進來,也是我們現在非常重要的任務之一。

      企業在“一带一路”中的需求

      現在很多人在問藍迪國際智庫是什麼?也有人問藍迪有多少人等等。應該說,藍迪不是一個組織,21世紀最大的發展趨勢之一是平臺。21世紀的成功者應該屬於組成平臺、發掘資源、運用平臺的人。就像某一家律師事務所可能沒有這個能力,但如果充分利用和協助這樣的組織,把平臺搭建起來就能夠具備這樣的能力,因此平臺的思路很重要。

      藍迪從成立的那天開始就是以平臺的搭建作爲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們曾經進行了一個很重要的調研,就是注重需求導向,那麼企業現在有一些什麼樣的需求呢?我總結了七個方面,包括政策缺乏溝通了解、法律制度不清、產業標準合作欠缺、信息技術支撐不足、投融資和資產安全保障困難、輿論支持和公共關係較弱、企業綜合能力有待提升。

      這裏我舉兩個例子。有一些招標項目,企業在中標以後被請去討論能不能減少報價。要是這些企業事先沒有聘請律師團隊,往往不懂得該如何處理。因此,我認爲在所有項目的前、中、後期都必須要有專業的法律人士參與進來。還有就是一些企業對政策不瞭解,特別是涉及到四個方面的政策。一是土地政策,因爲國外土地大部分是私有的;二是勞工政策,國外對於加班工作是有限制的;三是金融政策,得到的資金該如何使用;四是稅收政策,稅收不斷提高,許多人的投資積極性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根據調查得到的這些企業的需求,我們在藍迪平臺上設立了七個小組。律師資源現在很緊缺,我們也在想辦法把其他的資源整合到平臺上來。

      在企業的需求裏,法律服務和政策服務是跟我們律師團隊密切相關的。同時,律師團隊在其他方面也非常關鍵,比如在技術標準、信息支撐、金融支持上,在企業上市、併購等問題上,沒有專業的律師團隊是無法完成的。

在文化與品牌的培養方面,我們不僅是在培養有能力的法律人才,實際上是在培養更多有能力“走出去”的国内人才,这也是我们现在的一个目标。

      藍迪國際在“一带一路”中的实践

      很多人可能會說講得太複雜了,我們在“一带一路”中到底應該怎麼做?我下面以國浩律師事務所作爲案例,講一下他們做了什麼。國浩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2015年成爲了藍迪平臺的成員,這也是進入藍迪平臺的第一家律師事務所。第二件事是國浩在2015年就成立了“一带一路”法律研究與服務中心。第三件事是國浩把目前可能參與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关法律进行了系统的梳理。

      目前一共有將近354個機構在藍迪平臺上,國浩不斷地在平臺上把法律信息發佈出去,也隨着藍迪一起和各國建立了很多高層的聯繫。這裏舉一個重大的案例,就是中國三大交易所與中巴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及巴基斯坦哈比銀行組成的聯合體,成功競得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40%股權。這個案例很了不起,等於把巴基斯坦的投融資體系參與進來了。國浩是這起投資項目的法律顧問,爲項目推進提供了強有力的法律支持。除此以外,國浩還參與了與伊朗、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亞、斯里蘭卡等國家相關項目的調研,是藍迪平臺成員上非常值得信任的律師團隊。

      如果只是從一個律師事務所去討論問題,會有很多侷限。一是能力不夠,二是面不夠寬,三是可以動用的資源非常有限。因此,作爲能夠在平臺上把這些資源組合起來的一羣人,我覺得國浩做得非常棒,在向他們表示祝賀的同時也要向他們表示感謝。

      在藍迪這個平臺上,除了提到的七個小組以外,到目前爲止已經有302家企業參與進來,共分爲15個類別,而且這個企業的類別還在不斷增加。

      從藍迪實踐的結果來看,我們從2015年開始,第一個啓動的是中巴經濟走廊,第二個啓動的是中國和伊朗,之後是印度尼西亞、哈薩克斯坦和斯里蘭卡,現在是緬甸。這六個經濟帶是非常早就開始啓動的,對於其他地區,我們還在由易到難的逐步進行,這樣會比較容易推進。

      我們也發佈了幾本很重要的書,包括《探索新型智庫發展之路——藍迪國際智庫報告(2015》《助力中國企業走向“一带一路”——藍迪國際智庫報告(2016)》以及獻給本次峯會的書——《“一带一路”新型全球化的新長征》,我剛纔提到的觀點也全部在這些書中。此外大家想了解的智庫成員、企業以及現在發展的新思路,都在這些書裏面得到很好的展現。

      最後我有幾個建議跟大家分享一下。一是要強調經濟和法律界的平臺。因爲僅有法律界的平臺是不夠的,平臺的概念是要把所有的資源整合起來。二是常態化的協作機制中要融入國際化。常態化的機制如果沒有國際化,就無法在國際中有效開展。我們也要充分利用發達國家的經驗和教訓。三是在人才培養機制上,我們要培養不同法系的專業人才,尤其是目前大家還比較陌生的法系。

      法律服務離不開治理和發展,我們不僅要搭建一個法律服務的平臺,更要打造一個綜合性的服務平臺。

      藍迪到目前爲止已經和許多國家建立了全面、高層的合作,包括法國、德國、意大利、葡萄牙、埃及、印尼、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這八個國家的前總理全部都是藍迪的國際專家委員會成員,所以平臺的力量是很強大的。

今天來的律師很多,我想問大家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律師團隊在整個“一带一路”當中能夠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我想國浩已經做了一個最好的回答。第二個問題,我們應該爲四川和成都做一些什麼?我希望我們能夠有更全面的思考,爲促進四川省的發展,特別是爲“一带一路”在天府之国的发展做出贡献。

      謝謝各位!

      (本文系根據峯會記錄整理,未經演講者本人審覈)


全球辦事機構: 集團總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廣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寧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寧 濟南 重慶 蘇州 長沙 太原 武漢 貴陽 烏魯木齊 鄭州 石家莊 合肥 海南 青島 南昌 香港 巴黎 馬德里 硅谷 斯德哥爾摩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