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09 09-28

【媒體報道】禁菸場所應否另闢"吸菸區"

fjrigjwwe9r3qx_article:content

文匯報2009-09-22 

 
禁菸場所對吸菸行爲應該一律說,還是給菸民留有餘地,在有限控制的同時,循序漸進地禁菸?昨天,市人大就《上海市公共場所控制吸菸條例(草案)》舉行立法聽證會,全禁還是留有餘地,聽證代表爭論不一。
  
爭論:禁菸場所要全面禁菸
  在外企工作的王兆孙一天饱受三四个小时的二手菸毒害。我所在的公司是禁止吸菸的,但是煙霧會通過管道從隔壁飄過來,尤其是電梯口就像生爐子一樣,我們苦不堪言卻也無可奈何。王兆孫認爲,禁菸區域要進一步擴大,把整個辦公場所囊括在內。市互聯網公共上網服務行業協會祕書長方誌平也認爲,控煙範圍最好一刀切否則會產生非常大的歧義。方誌平舉了個例子,其協會下屬的網吧場所條件各不相同,高檔的有條件設立吸菸區,但是一般的網吧設立不出吸菸區,而且上網人羣整體素質也不一樣。有的網吧控制,有的不控制,就會欠公平。
  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傅華也支持在室內公共場所、工作場所實行全面禁菸。我們的研究表明,在餐飲業百分之百無煙是保護所有公民的唯一方式,也可以減少執法成本,政府也沒有必要僱傭專家監督通風設施,更重要的是,控煙並不會使經營業績下降。通過法律實行全面禁菸還有助於全社會建立起不吸菸的社會規範。中國香港、印度、墨西哥的大量研究證明,全面禁菸是可行的。
  此外,許多出席人員都認爲,禁菸區域應該進一步擴大,尤其是公園、公共電梯、公交站點等人口密度較高的場所應該劃入禁菸範圍。
  
禁菸行動應循序漸進
  全面禁菸時機未到是另一部分出席人員的觀點。提案人代表、市衛生局局長徐建光認爲,吸菸在我國是社會文化習慣,大家對吸菸的危害認識儘管一致,但改變需要一定的過程。
  据统计,中国目前有烟民3.5億,主要集中在中年和青年,這部分人數量龐大,很多都是知識分子甚至社會精英,因此,在環保企業供職的王聰偉認爲,目前在某一場所內完全禁菸不太可能。應該在公共場所設置吸菸室,嚴懲禁菸區域內的吸菸行爲。同時借鑑國外的分區控煙法,用科學手段和技術,對控煙區域的煙霧進行處理,最終把煙霧危害減到最小。
  建青实验学校教师黄建民也认为,一刀切的禁菸方式會讓一些菸民無所適從。在學生及非菸民面前,我可以做到不吸菸,但是隔四五個小時不抽,就會有些難受。如果中學室內室外全面禁菸,這些有抽菸習慣的老教師該怎麼辦?如果走到學校門口,幾個50多歲的老教師站在一起吸菸,很難看;走得遠一點時間又不允許。應該在校內闢出一塊吸菸區。
  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律师李誉建議,在完全禁菸區和受控吸菸區之外劃出一塊暫時延緩控制吸菸區域這部分場所在一定期限內是控煙場所,但期限過後,會被正式作爲完全禁菸場所。這樣也可以給正在吸菸的菸民有一個長期的準備
  
共鳴:立法要重執行,不建景觀性法規
  儘管大家對禁菸範圍爭論不休,但在一個觀點上卻出奇地統一:新條例立法要重執行。
  上海的控煙立法不能停留在原地。人民日報上海分社記者包蹇提出,針對控煙,國內已經有相關立法或規定,但都沒有很好地執行,她推測這跟執法主體不明,沒有執法程序有關。執法主體、處罰力度要明確,管理要跟上去,執法必嚴成了出席人員最集中的意見。浦東新區規劃管理局工會辦事員張正華提出了具體的建議,在禁菸區域內設一到兩名禁菸責任人,或確定禁菸工作的管理員,對區域內的吸菸行爲進行勸導或教育。
  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調研員湯奧博也把法律的執行與操作視作立法的關鍵:草案中規定,對於禁止吸菸區的吸菸者勸其停止吸菸或離開該場所,如果僅僅是口頭勸阻,他不聽怎麼辦?他認爲,法規應該賦予禁菸場所一定懲戒的權力,拒絕停止吸菸的,該場所有權拒絕爲他提供服務


上一篇:【媒體報道】證券法律服務業集中態勢加強
下一篇:【媒體報道】國浩律所發佈2008社會責任報告

全球辦事機構: 集團總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廣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寧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寧 濟南 重慶 蘇州 長沙 太原 武漢 貴陽 烏魯木齊 鄭州 石家莊 合肥 海南 青島 南昌 香港 巴黎 馬德里 硅谷 斯德哥爾摩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