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返回列表
2009 06-22

日本可選擇式公司治理結構的基本特徵

fjrigjwwe9r3qx_article:content

上海辦公室  俞文

 

【內容摘要】在世界各國公司治理結構的模式中,主要有以英美法爲代表的一元制結構和以德國法爲代表的二元制結構,此外也有像日本的允許二選一的可選擇式的治理結構。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各國經濟間的交流不斷頻繁,國際性的合作與併購不斷增加,這必然帶來各國企業間體制和文化的不斷趨同和融合。日本的可選擇式治理結構應該說是適應這一趨勢的一個嘗試。

 

衆所周知,在世界各國公司治理結構的模式中,主要有以英美法爲代表的一元制結構和以德國法爲代表的二元制結構。簡單地說,所謂一元制結構,就是公司的業務執行機關董事會與監督機監事會合而爲一,只設董事會,而在董事會之下選任最高執行長官(CEO)負責經營,設立以獨立董事構成的監督委員會履行監督職責。二元制結構則是將業務執行機關的董事會與監督機關的監事會分立,使其職責分明,各司其職。二者的優劣,可以說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二元制着重於監督的獨立性,而一元制強調的是監督的及時性以及及時監督之下的經營的高效率。不過,從採用兩種不同治理結構的代表國家的實際效果來看,二者很難分出伯仲,可以說有異曲同工之妙。事實上兩種模式確實也有趨同的傾向。或許正因爲如此,目前採用這兩種不同治理結構的國家中間並沒有哪一個國家要放棄自己的模式而改用另一模式的動向。

不過,倒是有些國家爲了能兩種治理結構都爲我所用就將兩種模式同時規定在法律中,允許公司通過章程選擇其中的一種模式作爲公司的治理模式,這就是所謂可選擇式公司治理結構模式。法國是這種模式的代表。日本從2004年開始也走上了與法國一樣的路,只是日本的可選擇式治理結構中的一元制和二元制自有特色。本文將介紹日本可選擇式公司治理結構的採用背景和基本特徵。

 

一、 日本二元制結構的特徵和2002年商法修改

介紹日本二元制公司治理結構內容的文章國內報刊上已有很多,在此毋庸贅述,但爲了下文論述的需要,還是有必要簡要介紹其基本特徵。

儘管日本現行商法自1898年制定以來經過數十次修改,但二元制的公司治理結構基本未變。根據日本商法的規定,公司的機關由股東大會、董事會和監事會(資本金在5億日元以上或者負債總額在200億日元以上的大公司)構成。股東大會最主要的職責之一是選任董事和監事;董事會由代表董事和一般董事構成,代表董事具有業務經營權,且可以不限於一人,董事會具有業務決策權,同時具有監督代表董事和其他董事的權利;監事會至少由3人監事組成,其中必須有獨立監事和由監事互選出的常勤監事。

日本學者普遍認爲,二元制結構中董事會的構成特點源於美國法,是在日本原有的公司治理結構上嫁接了美國法關於董事會的規定,其目的就是希望通過強化董事會對代表董事的監督權而提高監督效果。但是這一做法也受到一部分學者的批判,認爲這一做法不但沒有實現原來的設想,相反由於董事會既作爲業務的決策機關又作爲業務的監督機關,結果導致董事會與監事會的職責發生重疊,使二者職責不清;同時被監督者的代表董事又是監督機關的成員,這樣不可避免地出現了自己監督自己的矛盾。而美國公司法上董事會的基本特徵是,董事會的成員必須有一半以上的獨立董事,且董事會下設的監事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報酬委員會等也必須由一半以上的獨立董事構成,各委員會各司選任、監督CEO之職。

另一方面,包括中國國內許多學者在內,許多人常常將日本的二元制與德國模式相提並論,甚至將二者混爲一談。其實,二者也有本質上的區別。主要表現在,德國的公司治理結構的最主要特徵是監事會的共同參加制度,即監事會中職工監事的人數至少佔一半,並且董事會中必須至少有一名職工董事;同時,董事的選任權不在股東大會而在監事會,且必須是通過監事會的絕對多數選任。這就決定了德國的監事會不像日本的監事會是與董事會並列,而是凌駕於董事會之上,從而保證了監督的有效性。而日本的監事會則是被置於與被監督者董事會同等甚至是下位的位置上,而被監督者代表董事則居於公司權力的最高點,因而監督缺乏制度機制。

    日本二元制結構的上述特點,其實既有德國二元制的基本特徵,又有美國法的影子,正因如此被日本有的學者認爲是一個折衷型模式,是一個似是而非的東西。這與當初希望通過將兩種模式的長處經過嫁接處理而達到效果相長的願望背道而馳,從結果來看不論是業務執行的效率性還是監督的有效性效果都並不明顯。究其原因,日本企業文化中終身僱用制、公司總經理位居公司權力頂點等特點成爲二元制治理結構作用發揮的不可逾越的障礙。正因如此,日本學者普遍認爲,通過修改公司法對二元制結構的改進已經達到了極限,必須另闢蹊徑,導入一元制公司治理結構。

進入上世紀80年代以後,由於美國經濟的持續景氣,英美法的一元制模式也受到關注和青睞,甚至可以說成了世界各國紛紛效仿的對象。日本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這一風潮的影響。特別是上世紀90年代以後泡沫經濟的破滅,使得日本國內開始出現直接引進英美法的一元制模式的呼聲。在這種背景下,從2000年起日本法務省提出爲確保公司治理的實效性、適應高度信息化社會的現實、改善企業融資的手段、對應企業經營活動的國際化的角度出發,開始審議公司法修改問題。20022月提出了商法部分修改要綱,並於同年5月得到國會通過,20034月開始施行。在這個要綱中規定,大公司可以在公司章程中選擇適用設置委員會的公司治理結構,所謂設置委員會的公司治理結構就是英美法的一元制結構。從此,在公司治理的模式選擇上,大公司有了更大的餘地,既可選擇原有的二元制結構,也可以選擇一元制結構。

 

二、日本一元制結構的基本特徵

   按照商法部分修改要綱的規定,大公司在章程中可以選擇設置委員會的公司治理結構。在這種結構中,只設董事會,不設監事會。董事會下設提名委員會、監督委員會和報酬委員會,分別由3人以上的董事組成,且半數以上必須爲獨立董事。同時,由董事會選任的執行官或代表執行官進行業務經營管理。這樣,董事會不僅具有業務經營的決策權,同時具有對執行官或代表執行官的監督權。具體包括決定公司經營方針、決定爲履行監督職責必需的事項執行官爲多人的情況下決定執行官的業務分管以及與業務指揮命令有關的事項、決定成立各委員會、選任和解任執行官、決定代表執行官以及共同代表執行官、審議資產負債表、損益表、營業報告、利潤分配方案及其明細表、審議對受到公司章程約束的股份轉讓以及決議未通過的情況下決定優先收購權、決定股東大會的召開、決定提交股東大會的議案的內容、召開董事會以及確定應通知的董事名單、承認董事或執行官與公司的關聯交易以及行使介入權、承認董事或執行官與公司的利益衝突交易、在新股預約權受到限制時對新股預約權轉讓的承認、決定年中分紅等。

    同時,各委員會的權利分別爲提名委員會主要審議股東大會對董事選任或解任的提案;監督委員會主要對董事和執行官的業務執行情況進行監督,審議股東大會提出的聘請或解聘審計機構以及關於不再續聘審計機構的提案;報酬委員會決定每個董事和執行官的報酬。

    而執行官的權利來自董事會的授權,主要決定上述董事會權利以外的事項。按照規定,公司必須選任代表執行官,且執行官的權利不得委託給董事。

  從董事會、各委員會以及執行官三者的關係來看,在這種一元制結構下,公司的業務執行權大幅度地由董事會移交給了業務執行官,使業務執行的速度和效率大大提高,而與此同時,爲了強化對業務執行官的監督,將業務執行官的選任和解任權留在董事會,這樣除了可以發揮董事會自身的監督職能,同時又可以通過設置的各委員會對業務執行官進行監督。從各委員會的成員均是由組成董事會的董事組成這一點來看,各委員會是董事會的內部組織;但從各委員會的委員必須是由半數以上的獨立董事組成,並且各委員會分別有不同的權限這一點來看,各委員會又保持了各自的獨立性。董事會的權限通過各委員會行使的同時,爲加強二者的緊密聯繫,又要求各委員會必須及時地向董事會報告各自的工作情況。上述種種規定,再加上監事會委員具有的單獨監督權、禁止監事會委員與執行官的兼任、禁止董事進行具體業務經營等機制設計,使得董事會、各委員會以及執行官三者之間既能獨立行使各自的權利,又能互相協作,緊密聯繫,達到既能決策迅速又能監督及時的效果。所以,在日本這一治理結構不但受到各方好評,也被給予厚望。可惜的是,由於日本商法修改案實施不久,這一治理結構到底實際效果如何尚難做出判斷。

   

三、日本商法修改給我們的啓示

我國公司法實施以來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這十多年來大公司特別是上市公司連續不斷的違規事件和醜聞事實上說明,我國公司法中所設定的公司治理結構上存在着嚴重的制度缺陷。對此,國內報刊上指出這一缺陷並提出完善意見的專家學者的論述已有許多。不過,需要強調的是,我國公司治理結構中存在的缺陷並不是採用了哪一種治理結構的問題,也並不僅僅是由於立法技術上的不足。正如前文所述,不論是公司治理結構的一元制還是二元制,從實際效果上來看並沒有優劣之分,相反,二者殊途同歸,異曲同工。問題的關鍵是,如何將兩種典型的治理結構與本國的企業文化、歷史、政治背景、社會情況以及國民特徵結合起來,創造出一種符合本國特色的治理結構來。也就是說,公司治理結構所涉及到的問題並不僅僅是公司的管理機構的安排和權利分配的問題,還會與一國的政治經濟制度、歷史、企業文化以及國民道德等其他諸多問題緊密相關。日本商法修改的歷史提示我們,我們在完善公司法時,需要更加深入地研究我國的歷史、企業文化以及國民道德,而不是隻停留在技術層面的到底是選擇一元制還是二元制的爭論上,雖然在技術上使法律更完備、更具體也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各國經濟間的交流不斷頻繁,國際性的合作與併購不斷增加,這必然帶來各國企業間體制和文化的不斷趨同和融合。而像日本這樣的可選擇式治理結構應該說是適應這一趨勢的一個嘗試,完全可以作爲我們未來完善公司法時的一個參考。



歐盟也採用了可選擇式治理結構,但那是由於加盟國家當中既有采用一元制的,也有采用二元制的,因意見對立而不得不將兩種結構同時規定在歐盟公司法中,以供各國選擇適用。不過,至今歐盟公司法尚未被歐洲議會通過。

酒卷俊雄(日)《株式會社監查制度的現狀和課題》商事法務1296(1992)2

前田庸(日)商法部分修改要綱的解說(Ⅰ~Ⅴ)商事法務12611265(2002)

 



上一篇:股東代表訴訟 保護公司利益的利器
下一篇:日本證券市場:國內企業赴海外上市的又一選擇

全球辦事機構: 集團總部 北京 上海 深圳 杭州 廣州 昆明 天津 成都 寧波 福州 西安 南京 南寧 濟南 重慶 蘇州 長沙 太原 武漢 貴陽 烏魯木齊 鄭州 石家莊 合肥 海南 青島 南昌 香港 巴黎 馬德里 硅谷 斯德哥爾摩 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