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JAPANESE

History Back
2019 10-16

New Development of the B&R Commercial Dispute Resolution

fjrigjwwe9r3enqx_article:content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建设“一带一路”重大倡议后,近年来“一带一路”共建逐漸從理論轉爲實踐。在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調查論證、反覆徵求意見及與相關部門積極溝通協商基礎上,2018年,中辦、國辦印發《關於建立“一带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和機構的意見》。近年來在共建“一带一路”的背景下,中國積極表達中國聲音、發揮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創新國際商事爭議解決機制,爲共建“一带一路”創造了良好的外部法治環境。國際商事爭議解決機制的國際發展與中國創新也取得了良好進展。

        “一带一路”普通國際商事爭議解決訴訟機制。海牙國際私法會議於2011年重新啓動了“判决项目”,旨在實現該項目初設時的目標,即出臺一個廣泛的公約統一國際民商事管轄權規則以及外國判決承認與執行制度。自2015年10月提出《外國民商事判決承認與執行公約》草案之後,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先後於2016年、2017年、2018年召開四次特別委員會會議,聚集了成員國的重要外交官員、資深法官、著名律師和學者共同爲草案落地進行磋商談判。我國在此次談判中積極引導規則制定,在公約目標和宗旨、反壟斷事項的排除方面提出了諸多建設性意見。最終在2019年7月,各國代表簽署通過了《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公約》(下稱2019年判決公約)。判決公約強調國際間多邊司法合作,以規則爲基礎,促進判決的承認和執行,以實現外國判決全球流通。2019年判決公約的簽署,對我國法治國家戰略的實施發展具有重要作用,也爲“一带一路”國際商事爭議的解決提供了更好平臺。另一方面,對現階段還沒有加入公約的“一带一路”沿線國家,中國已經同多個國家簽署了雙邊司法協助條約以實現送達司法文書、調查取證以及承認和執行對方國家的生效判決。

        “一带一路”普通國際商事爭議解決非訴機制。由於商事交易雙方來自不同國家或地區,對對方國家和地區的法院和法律並不熟悉,同時考慮到時間和地理的成本,當事人往往更傾向於選擇通過更靈活和高效的仲裁機制解決爭議。在實踐中,當事人往往被具有豐富國際商事活動經驗和完善配套法律機制的西方發達國家所吸引。1958年《承認與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即《紐約公約》)設立的仲裁裁決承認和執行機制被國際實踐廣泛接納和認可,保障了締約國間有效仲裁裁決的順利實施。在所有締約國中,相當多數國家是“一带一路”主要沿線國家,這對作出的生效仲裁裁決的承認和執行提供了有效的制度保障。此外,2018年12月20日,聯合國大會通過了《聯合國關於調解所產生的國際和解協議公約》(即《新加坡調解公約》),該公約於2019年8月7日在新加坡開放供簽署。

       隨着2019年判決公約的簽署,目前已經形成了由1958年《紐約公約》、2019年判決公約(包括2005年海牙《選擇法院協議公約》)以及《新加坡調解公約》三位一體的國際民商事爭議解決體系。

       我國在“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建设中的创新举措。“一带一路”主要沿線國家有多種法律傳統與制度,有大陸法系國家、英美法系國家、伊斯蘭法國家等等。縱觀沿線各國,大多數爲發展中國家,法律制度的現代化、精細化、系統化水平參差不齊。其中大陸法系國家佔比近半數,直接借鑑普通法系的爭端解決制度並非上選。

       並且,“一带一路”倡議並非傳統的區域性合作框架,有其特殊性和更宏大的戰略眼光,目前“碎片化”的爭端解決平臺之間沒有相互協調的機制,難以適應“一带一路”建设的需要。设立一个主要服务于“一带一路”倡议的争端解决机制,既是推动“一带一路”建設的需要,促進國際治理體系的完善,也是推動我國法治建設的應有之義。最高人民法院於2018年6月29日分別在深圳和西安設立第一國際商事法庭和第二國際商事法庭。國際商事法庭的設立,是我國涉外商事審判發展以及司法制度建設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舉措,也是我國“一带一路”司法建設進入新階段的標誌。2018年8月26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國際商事專家委員會的成立,是“一带一路”多元爭端解決機制中的關鍵一環。國際商事委員會專家爲人民法院審理國際商事糾紛案件提供更爲專業和全面的諮詢意見,也可以對當事人自願提交到國際商事法庭的糾紛進行調解,同時還可以對國際商事法庭的規則修訂以及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等提供意見和建議。我國在堅持共商共建共享、當事人意思自治以及公開公正高效的原則和理念的基礎上,針對“一带一路”争端的特点,建立了调解、仲裁、诉讼“三位一体”的爭端解決機制。將這三種糾紛解決方式進行整合,使其相互銜接,互爲補充,給當事人更多的選擇,節省了爭端解決成本,意義重大。中國“一带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和機構的建設,不僅爲共建“一带一路”提供了重要保障,有利於推進我國法治的完善,也爲世界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完善提供了中國方案,作出了獨特貢獻。沈倩/正義網2019-10-16

Global offices: Group Beijing Shanghai Shenzhen Hangzhou Guangzhou Kunming Tianjin Chengdu Ningbo Fuzhou Xi'an Nanjing Nanning Jinan Chongqing Suzhou Changsha Taiyuan Wuhan Guiyang Urumqi Zhengzhou Shijiazhuang Hefei Hainan Qingdao Nanchang Hong Kong Paris Madrid Silicon Valley Stockholm New Y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