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JAPANESE

History Back
2017 11-15

Legal Support is Needed in the Cooperation among the B&R Alongside Countries

fjrigjwwe9r3enqx_article:content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線國家在政治、經貿、人文等各領域的合作更加密切,同時跨國民商事糾紛、涉外訴訟也不斷增多,需要各國在應對和打擊跨國犯罪、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開展司法協助等方面加強合作。但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如何才能凝聚合作共识、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日前,絲綢之路(敦煌)司法合作國際論壇在甘肅敦煌召開,來自俄羅斯、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等十餘個國家的代表出席了論壇,並就“法治文化与司法改革”“社会法治意识与司法公开”“各国商法之协调”“跨境纠纷解决机制之构建”以及“国际司法协助之推进与强化”5个专题展开深入讨论交流,探求“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司法务实合作的有效路径。

      随着“一带一路”建設深入推進,跨境金融貿易和基礎工程建設、國際物流、海事海商、知識產權等領域的國際糾紛不斷增長,僅依靠各國原有的司法制度以及仲裁、調解、協商等方式,已經難以滿足“一带一路”市场主体对跨境纠纷解决的需求。

       “跨境糾紛解決機制是法治建設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劉貴祥表示,構建公正高效便利的“一带一路”糾紛解決機制,需要沿線各國通力合作,共商共建共享,推動國際法治前行。

       “一带一路”沿線國家大部分屬於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涉及多個法系,法律制度不同,相關法律原則和法律文化差異較大。“法律規則的差異也給經貿往來帶來諸多不便,增加了貿易投資的成本和風險,降低了經濟活動的可預期性,阻礙了區域經濟的深度融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陶凱元以商法的協調爲例,認爲法院雖不是立法機關,但其因對法律的適用而在商法協調的過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建議各國以商事判決的承認和執行作爲突破口,在絲綢之路上建立互惠互利、切實有效的判決承認和執行機制。”

       “‘一带一路’纠纷解决机制的建立,必须结合‘一带一路’參與國法治發展狀況和國情特點,盡最大可能滿足‘一带一路’建设主体的多元纠纷解决需求。”刘贵祥透露,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正在研究建立“一带一路”國際商事法庭,推動建立訴訟、仲裁、調解有效銜接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爲“一带一路”参与国当事人提供公正高效便利且低成本的“一站式”法律服务。

      目前,“一带一路”沿線國家參與國際司法協助、國際規則制定的程度不同。發展中國家參與談判和簽署的條約較少,不利於在國際規則中全面反映發展中經濟體和轉型經濟體的需求和利益。

      據介紹,國家間合作涉及許多不同的領域,帶有司法性質的國際司法協助是其合作模式之一,通常的情況表現爲一國將確認私人權益的官方文件送達另一國,並由後者組織向個人實施。

       “國際司法協助如果不能有效協調解決問題,將會誘發社會緊張,使私人矛盾演變成公共問題,這也是爲什麼國家有必要高度關注國際司法協助的原因。”吉爾吉斯共和國比什凱克市法院法官格爾什科夫斯卡婭·伊琳娜認爲,當前司法協助的發展方向不僅限於簡化實施國際司法協助程序,而且還包括擴大司法協助的範圍,擴大根據請求國申請提出的訴訟法適用範圍。

      與此同時,“一带一路”沿線國家面臨着各種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的挑戰,各國在打擊恐怖主義、毒品犯罪、販賣人口犯罪、腐敗行爲、跨國犯罪以及維護網絡安全等方面具有較大的合作空間。

       “恐怖主義、分裂主義與極端主義對世界和平與安全、成員國間發展友好關係以及維護公民基本權利構成威脅。”塔吉克斯坦共和國最高法院法官米爾佐佐達介紹,如今司法合作的需求一直持續增長,其中包括國際刑法合作及反恐合作,“打擊國際犯罪要求加強國際合作,推動建立刑事司法合作機制,如引渡、承認並執行外國司法裁決、罪犯移管機制等”。

      在法治建設的過程中,各國也會面臨一些問題和挑戰。例如司法公開中,如何平衡好司法公開和當事人隱私權保護之間的關係、如何處理好司法公開與獨立審判的關係、如何提升司法公開的統一性和規範化水平等等問題,也成了與會各國相互交流的熱點。

      司法公開是現代法治國家普遍遵循的一項重要司法原則,司法公開程度也是評判一個國家法治水平的重要標準之一。葡萄牙共和國最高法院第一副院長若澤·萨拉查·卡薩諾瓦在討論中表示,一國判決的國際流通會受到審查和承認境外判決程序的制約,對此其分析了以司法不透明或司法不公爲由提出請求是否能夠成爲審查與承認境外民事判決程序的決定因素。

       “法院要及時迴應社會對司法的關切,依法及時公開當事人和社會公衆最關注、最希望瞭解的信息。”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表示,要切實將公開的重心轉移到服務羣衆、保障公衆參與上來。

      沈德詠介紹,爲全面提升司法公開水平,中國利用信息技術建立了司法公開四大平臺。其中中國裁判文書網的開通,實現了除涉及國家祕密、未成年人犯罪、以調解方式結案、離婚訴訟或涉及未成年子女撫養等情形外,各級法院作出的裁判文書統一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據統計,截至今年9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裁判文書超過3390萬篇,訪問量突破105億人次,覆蓋210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爲全球最大的裁判文書網。人民日報2017-11-15

Global offices: Group Beijing Shanghai Shenzhen Hangzhou Guangzhou Kunming Tianjin Chengdu Ningbo Fuzhou Xi'an Nanjing Nanning Jinan Chongqing Suzhou Changsha Taiyuan Wuhan Guiyang Urumqi Zhengzhou Shijiazhuang Hefei Hainan Qingdao Nanchang Hong Kong Paris Madrid Silicon Valley Stockholm New York